你是毕加索

【断刺】阳光正好

北极熊的北极圈:

CP:唐栋X李赫男


原作:电视剧-断刺


备注:冷CP、虽然单箭头依然是BG


警告:OOC、不考据BUG多




阳光正好




  这是一个李赫男许多年后都还会不时回想起的午后,阳光正好。


 


  李赫男点了支烟,靠在门边默默盯着院里,深秋的阳光只给人以恰如其分的懒散和安闲,可惜她却没有半点欣赏的闲情,一心只顾着计算外头的形势和自己如何才能逃出去。已被禁在这里许多天,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这种没有缺口的死寂紧锁住整座宅院,这没有铁栏的牢房,挥之不去,让她打心底感到愈发的不安。


  不断滋长的担忧与烦躁把她从前引以为傲的理智和冷静逼到退无可退的角落,之所以李赫男还能这般维持着表面的平静,仅仅是因她深知落到唐栋手里,除却静观其变,此外任何挣扎都是徒劳。


  在李赫男心中,唐栋此人犹如天敌一般的存在,可怕到让她难以自制地要去畏惧那个男人。唐栋是把刀,兼有锋利冰冷的刀刃与古朴华美的花纹,那些险些或者已经被刀划伤手的人,又如何还会去在意这刀究竟是有多么的精致,他们只会深刻地记得,刀出鞘就一定是要见血的。


  李赫男不会也不可能爱上唐栋,甚至狠绝到不让自己或是对方抱有任何一丝不该有的幻想,在李赫男以理想为砝码的天平之下,任何东西都是可以放弃与牺牲的,于是乎许多东西便是显得那么的苍白与可笑,有时候又显得有些可怜。只不过在大多数时间里她自己什么都感觉不到,不会痛苦也不会释然。


  那些把心剖出来献给信仰的人是没有心的。


  关于这一点,无论李赫男自己清楚与否,唐栋却一定知道,只不过在大多数时间里他更乐于让自己忘掉这一点。


  从人踏入院子那刻起,李赫男不看便已知道来的是唐栋,她对那人身上危险的气息太过敏感和熟悉。即便是心中那根弦已勒的死紧,李赫男脸上仍是一派无动于衷,而唐栋则表现出更好的耐心,不动声色地站定在暖软的阳光下,远远看着李赫男。


  沉静冗长如旧,僵持中的二人似在无声地交锋,却又不怎么像,只怪这阳光太过和煦,如他们这样的人没有哪次较量会是光明的。


  李赫男终于忍不住破冰,因为她已经等得太久,缓缓抖了抖手中烟才抬头看向唐栋,一如从前见过的,唐栋着一身有些发白的灰底中山装,背着手站在远处,俊朗的脸上仍是看惯了的沉稳,柔软的阳光极好地冲淡了他身上叫李赫男敬而远之的冰冷,只给人以故友来访的错觉。


  “来见我你更适合穿着军装。”李赫男淡淡地道,尽量使自己略显沙哑的声音听上去更为平静。


  “你也适合穿着军装,很漂亮。”唐栋点了点头才缓步走近,踱到院中的石桌边边下,顿了顿接着道,“我不是来审问你的,因为我知道你什么都不会说。”


  “哦?那你为何而来?”


  “叙旧。”


  李赫男看着唐栋的目光中瞬时掠过一丝冰冷而尖刻的嘲笑。


  “不像吗?”唐栋对此视而不见,只挂起一抹淡笑,边说边从身后托出一盆开得正盛的矢车菊,小心翼翼地放在桌上。


  李赫男死死盯着唐栋,疏朗秀气的眉眼间攒起些凌厉的气势,冷声喝问:“唐栋,你到底想干什么?”


  “我看这盆花开得不错,便给你带过来”唐栋自顾自地说完,不失温柔地探出指尖轻轻抚过花簇,回过身接着道,“我的确是来找你叙旧的,不过看你不大欢迎的样子,也罢,不如陪我晒会儿太阳吧,从前就一直想闲下来之后好好晒会儿太阳,只可惜极少有这等安闲的机会。这样好的阳光,总是得一寸就少一寸。”


  唐栋说着便缓缓伸出手,接住了阳光,地上便无可避免的多了一片漆黑的影子,又想起了从前玩过的手影游戏,唐栋深邃的眼瞳中不禁泛出些柔和的光。


  “等到革命胜利了,所有人都能晒上这样好的阳光。”李赫男忽地道。


  “你真这样认为?”


  “自然是。”


  唐栋看着她一脸坚信不移的样子久久不作声,隐约是叹了口气,摇了摇头便没有再看李赫男。


  “唐栋,睿智如你又怎会不知大势不可逆,难道你真的甘心就这么为一个腐朽透顶的政权殉葬?”


  “真难得你夸我一次,”唐栋脸上释出少有的柔软的神色,“不过你和我说这些又有什么意义呢。”


  “如果我说我放弃效忠党国,而你手上又恰好有一把枪,你就真的会放弃这个杀我的机会么?不,你不会,你还是会毫不犹豫地朝我开枪,你不那么做而说这些无用的话,仅仅是因为你手上没有那么一把枪。”唐栋眼底的了然从来就不曾变过,很平静地说完这段话。


  李赫男没有再说话,因为他说对了,连她自己都不相信说那话时有给予他一丁点的期待,但她仍是迎着唐栋的目光看着他,或许是她已没有了挪开眼的力气,又或许是在唐栋幽深的眼中,她看到了什么很悲伤的东西。


  长久的沉默最终被打断,有人远远地站在院门口,低声唤了他一句唐先生,唐栋收回望着李赫男的目光,又抬手抚过桌上的矢车菊的花朵,转身便朝外走去。


  “唐栋!”李赫男叫住他。


  唐栋停下脚步却并不回头:“你并非我的猎物,所以我也不会为难于你,现在只请你留在这里,代我多享受一会儿这么好的阳光吧。”


  唐栋走出院子,只留给李赫男一个幽灵一般的背影。


 


  许多年以后李赫男仍旧会不时回想起那个男人,回想起城门箭楼上的那声枪响,回想起许多年前,有这么个男人站在自己跟前,捏着帕子缓缓拭干自己脸上的泪。


 


 本文完


 


 后记


 


  致以我敬爱的唐先生。


  《断刺》其实我只看了一半,在电视上从中间开始看,最后在电脑上补完结局,只看了后一半,这两人隔空角逐已经没有任何暧昧戏份可言,除了最后一集,唐栋当着李赫男的面饮弹自尽,夕阳下的城门箭楼只剩下道不出的悲凉与伤感。故事的大体和结局都已经知道,所以也没有兴趣再去补全前一半了。无疑,设定尽管狗血却并不影响这出戏在我眼中的带感程度,柳云龙与童蕾的颜又极合我胃口,所以即便是好评率并不高的一部片子,在我看来还是很满意的,只不过在此二人身上,我怎么都找不到对的感觉,总觉得缺少了些什么,隔了好几个月,其实也都忘得差不多了。


  前几日在豆瓣看活动帖,剧照猜片名的,有人发了一张童蕾的剧照,约莫是一栋房子内,李赫男坐在靠着窗帘的椅子在,手里夹着烟,光影与烟雾叠得极好,一眼晃过时脑子里突然反应过来唐先生为什么会偏对这女人如此着迷了,但是知道了又如何,到底还是一出无果的戏,李赫男不会爱上唐栋,因为她把自己的心先给了信仰。


  那些把心剖出来献给信仰的人是没有心的。


 


                                                                  2012年10月23日于学校周口



评论

热度(6)

  1. 你是毕加索北极熊的北极圈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