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毕加索

风去云不回

萌这对cp了

军统间谍毒蝎:

【人物ooc】


作为一名军人,疼痛于他,仿佛与生俱来,如影随形。
从参军的那天起,对此就已有了明确的体验与认知。
二十六年的摸爬滚打,枪林弹雨里无数次的锤炼,多少回生死一线,他以为自己早已由内到外被煅成了一块精钢,再无外物能伤他分毫。


而如今一颗小小的子弹,便轻易击溃了他所有的防线。
久违的疼痛如潮水般向他袭来,铺天盖地宛如灭顶之灾。
头一次,他懂得了什么叫做撕心裂肺。


有人说过,痛到极致,是不会有眼泪的。
沉默的攥紧了那颗子弹,任凭纹路陷入掌心勒出道道血痕,就仿佛握住了整个世界。


起身,
迈步,
推门,
动作流利,没有丝毫拖泥带水。
身后的案几上静静躺着一张文件,“结婚申请报告”六个硕大的黑字在白底的衬托下格外醒目,也格外刺眼……


出神的望着掌中那枚子弹,一千多个日日夜夜的触摸下,曾经深刻的纹路已经变得模糊不清。
如果记忆和痛苦也能如此轻易的抹去,那该有多好。
可我做不到。
整整三年了,我揣着它踏遍了大半个非洲大陆,却依旧寻不到有关你的丝毫踪迹。


晃动的灯光,
嘈杂的声音,
闷热的空气中充斥着酒气与汗味。
对面是跃跃欲试想要比划的黑人小伙,周围簇拥着满面红光纷纷押注的人群,我的干儿子兴奋的上蹿下跳就差把桌子当架子鼓敲了。
微微一笑抓起酒瓶就往嘴里灌,拼酒,笑话,咱就没带怕过的。
轻易干翻了两拨人,眼角的余光瞥向了桌上的空瓶。
唔,茅台。
还是一样的味儿。


呼声一浪赛一浪,震得耳膜嗡嗡作响,机械的仰头咽下源源不断的酒水,视线渐渐有些模糊。
“为什么要当兵?”
“当兵后悔两年,不当兵后悔一辈子!”
“真话?”
“真话。”
“再喝。”
“咕……”
“再喝。”
“您是想让我酒后吐真言呐。”
“你会吗?”
“会!”
“您想知道什么?”
“我想看你喝醉酒后什么样。”
……
后来呢?
我眯起眼,无视了神经的抽痛,努力回忆着。
平生第一次被人灌醉,却意外的安心。
迷迷糊糊中被人盖上帽子,动作轻柔,美好的像是做梦。
那一觉,我睡得很踏实。


眼前天旋地转,
喧嚣声渐渐离我而去。
你瞧,我已经醉了。
所以,为什么你还不出现呢?
你不是想看我喝醉酒的样子么?
哦,我知道了,
你一定是嫌我喝得还不够。
那么,
“再喝……”


冰火两重天。
浑身的细胞都仿佛被扔进了火里炙烤,身体却如坠冰窟瑟瑟发抖。
我努力将自己缩成一团,却挡不住无意识的颤栗抽搐。
眼前昏黑一片,间或有斑斓的光晕在视网膜上炸出无数散落的烟火。
绚烂非常,像极了我俩经常玩的那款手游战斗胜利后华丽的落幕。
这于我而言是难得一见的盛景,毕竟同处一个被窝,你的气息和笑语,在鼻间耳边盘旋萦绕,久久不散,扰得我心猿意马,又哪有心思专注游戏本身呢?
输得多,自然也就看得少了。


神经一抽一抽的疼,生生逼得大脑从混沌状态清醒了几分。
视野中迷迷糊糊闯进一张放大的脸庞,神情甚是焦急。
是谁?
我努力想撑开沉重的眼皮,然数次无果,只得作罢。
放任自己完全沉入黑暗前的一刻,你的轮廓,与那个逆光的身影缓缓重合……


玻璃屏障外,一纸结婚申请推向了正在蹲局子的我。
“我要去边境执行一项任务,等我回来的时候,希望你能在这个文件上签字。”
目送你的身影渐渐消失于视野外,看着桌上的报告,我傻傻的笑了。
都说女大三,抱金砖,那我岂不是等于抱两块了,你说能不乐吗?


我从来没有后悔过自己踹出的那一脚。
但从此告别军队,告别战狼,依旧是我心里一道抹不去的伤疤。
我输了一切,但万幸我还有你。
我开始每天掰着指头算日子,心中有了盼头,哪怕身处监狱依旧活得朝气蓬勃。


闲暇时间我总爱回忆刚入战狼那会儿。
“要我说,这种女人,就缺男人征服。”
“就缺我这样的男人征服!”
我的海口夸得震天响,结果毫无意外收获了你的无情打击。
不过你可能不知道,刺头如我,从来都是越挫越勇。
“战狼士兵个个要老婆,
你要我要没有那么多。
遵守纪律能娶龙小云,
调皮捣蛋发个石青松~”
我们这帮刺头凑在一起,就是老子天下第一,再出格的事情也敢做,公然把对你的渴望赤裸裸的唱出来了,还美名其曰“谦虚~”。


追击老猫的过程一脚踏在了地雷上,说完全不怕死那纯属扯蛋。
“冷锋。”
“你听我说。”
“要小心。”
“一定要小心。”
“我等你回来请我喝酒。”
但听到通讯器里传来你焦急的声音,我当时只有一个念头:值了!


砰的一声惊天巨响,炸得老子差点背过气。
鬼门关前走了一回,再不问可就亏大发了。
“龙小云,你有男朋友吗?”
“……没有。”
短短两个字,宛如天籁。
这是我听过,最美好的情话。


回忆如走马灯似的在脑海里一一闪现,最后定格在一枚子弹上。
它带着呼啸的疾风轻易穿透了我的武装,将过往的美好击了个粉碎。
我无法再自欺欺人。
隐忍了许久的泪水终于决堤而下。
“我签了,是你没回来……”


“她叫什么名字?”
“那个你忘不了的人。”
尘封三载的禁忌,有朝一日猝不及防被触及。
干涩的嘴唇翁然开合,喑哑的几近语不成句。
“龙小云。”
“她为什么没有回来?”
沉默的拎起脖子上挂着的子弹,我从未像今天这般觉得它重如千钧。
“对不起。”
我哑然失笑。
Rachel实在没必要向我道歉,这一切跟她又有什么关系呢?
一千一百个日日夜夜,我却还未找到有关你的丝毫踪迹,是我无能。


被Rachel突然吻住的那一刻,说不震动是不可能的。
姣好的唇型,柔软且甜美。
可我更怀念那张永远抿着嘴角,因而分外坚毅;从不涂抹口红,所以格外清爽的唇瓣。
那才是我的心之所向。


防弹衣替我挡下了老爹的致命一击。
拔出子弹的那一刻,熟悉的纹路猝不及防的跃入眼帘。
是他!
他显然也注意到了我脖子上挂着的子弹以及眼中近乎实质的杀意与仇恨。
“Is she your girl ?”
唇边尽是恶劣的笑意,语气更是分外轻佻。
过往的美好和中弹的场景在脑海里交替闪现,
冲天的暴怒瞬间席卷全身上下,若想平息,唯有,
“以血还血!”


“冷锋,有件事情我必须要告诉你。”
透过首长传来的视频,我的心头倏然一动。
时隔三年,终于寻得了蛛丝马迹。
这一次,无论前路有多艰险,我也一定要带你回家!

评论

热度(131)

  1. 嘉琦姑娘👄军统间谍毒蝎 转载了此文字
  2. 你是毕加索军统间谍毒蝎 转载了此文字
    萌这对cp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