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毕加索

【我的前半生/ 贺唐】十年之 谢谢参与

洒脱的背后又何尝不是心痛呢,做好自己😊

东哥隆冬呛(北繁华歇):

[原本是因为搞了下面这张图,才想发个随便的刀。可是这剧情...你们懂的。不让我吐出来,后面的甜图和糖都发不下来了]


修改一次次离分,我承认,曾幻想过永恒




       一道木门,门内是陪着别人的他,门外是站着的自己。


       一个电话,那头是说着在加班的他,这头是听着谎话的自己。 


       一个面对,对面是说着现在要对三个人都诚实的他,这一面是嘲笑着难道曾经都是虚假的自己。


       笑出了眼泪。


       几个月前,一个对自己说最看不惯拎着几万块的鱼叫情调,几个月后,鱼也可以半夜出现在她家的餐桌。


       几个月前,一个对自己说他爱的是光芒万丈的太阳,不会和普通的行星相交。几个月后,她才明白,太阳也仍然是可以被射落的。


       真是一个太大的讽刺,一个火辣辣的巴掌。她曾经对那个人的前夫说,那个人最幸运的是有她这样的朋友。现在,她是不是也该感谢自己有那个人那样的朋友,让她看清了自己的愚蠢和自作多情。


       是她太相信友情的坚固,爱情的深挚。是她非要真实的感情,要真实的对方,要他们两个不可以有事瞒着自己。而这真实却是令自己再无法全身而退。


       面前是摆开的酒,镜子里是哭肿了双眼的自己。没有什么坚强非要强装,这一刻,不需要忍,也不需要撑。再不放肆自己,如何对得起自己。她想,这一刻,她是可以用无限的恶意去揣测那两个人的,是可以用任何下作的词去谩骂那两个人的,是可以像曾经那个人一样发狂、颓丧甚而自杀的。


       可她完全做不到。十多年的闺蜜,她们并没有像其他闺蜜那样实现着越来越相像的人以群分。原来桥始终是桥,路也只能是路。


       在电话响起的时候,唐晶只是对着通话口用尽全身的力气,吼了一句混蛋。


       窗帘翕开着,透入黎明的微光。这让她想起香港那一夜的长谈,从夜深到日升。那时候已经有端倪了吧,可他偏偏还要说如果她愿意,他就会单膝跪地求娶,她可以试试。试试,如今想来,是幸好没有试,还是可惜没有试?其实也差不多吧,毕竟现在她的手指上还戴着求婚戒指,又如何呢?


       那一夜,觉得时间很快,谈天说地,唯独没谈未来。是月落日升的永恒让她有了幻想。


       今夜,时间很长。酒瓶子还没空,她还有一点清醒,知道这一次的分离才叫永远。


 


       唐晶在第二个晚上就把贺涵约了出来,在一个同样可以看到上海夜景的室外。


       她到的早,月亮也爬得早。一弯银钩,衬在黑夜这张巨大的脸盘上,像笑弯了的眉,咧开了的嘴。


       是该笑的,今夜。哭尽的是昨天,之后的每一天都该笑看风云,特别是笑看他人哭。多好的鸡汤,该喝的时候还是要喝的。


       倚在高脚凳并不让人很舒服的靠背上,唐晶看着周围的成双成对,看着他们面前的餐点,红酒配牛肉,白酒配海鲜。真有这么好吃么,也未必,关键是和谁在一起吃。那她今夜岂不是会食不知味?那他必然也是的。


       想着,就又高兴了点。都到了自己给自己找乐子的时候了呦,唐晶啊唐晶。她笑了出来,这一笑,走到了她面前的贺涵就有些不知所措了。


       “对不起,迟到了。”


       “哦。”


       她随意又随口地应了一声,连说一声是我到早了都觉得没有必要了。反正相对于已经到了的人来说,你永远都是迟到的。只是生活里还有很多事是并不遵从先来后到的准则的,总有插队的,插得理直气壮,插得看前人哭,后人笑。


       贺涵坐下后,唐晶也没有开口。送来的菜单,她朝他推过去。在他点了他们以前常吃和爱吃的那些后,她再要了一听罐装的可乐。在他疑问的目光下,算是解释:“不是到了该换口味的时候了么?”


       “唐晶…”贺涵微不可见地皱了下眉。


       “我无意用言语刺你,不要多想。一般电影电视到这个阶段的时候,都是郎心似铁,多说无益。”


       一餐饭,两人几乎都没怎么动刀叉,也没说话。沉默到上菜的服务生,周围的几桌客人可能都感知到了氛围的尴尬凝重,纷纷远离和撤退。


       贺涵几次欲言又止,唐晶则一直在玩可乐拉开后的那个拉环扣。


       见面之前她确实觉得有许多话该说,说几乎被他否认掉的曾经,说她觉得可笑的现在。或者再嘲讽下把事业搞得一团糟,圈子里再无诚信的贺老师,感慨下曾经让他忍无可忍,嫌弃鄙夷的一家子竟然能在朝夕之间就变成他趋之若鹜的人间烟火气。


       唐晶把可乐的拉环扣套在手指上转着,那里的订婚戒指已经摘了下来,她就这么一手托着手肘,一手蹭着鼻尖嘴唇看着面前的男人。那目光里没有审视,也没有恨意。大概还是有爱的,却也应该被她藏的很好。


       该说什么呢?她真的觉得无话可说了,说什么都像是纠缠,而她不过就是觉得应该有个有仪式感的结束。


       于是她听到他终于开了口:“你知道,这是我们两个人之间的问题,我们都有责任。”


       “我知道,所以我今天只叫了你,没有找她。”


       贺涵一愣,似乎没有想到她会立刻接口。他接着道:“在道义上在责任上,我确实该控制住自己。我应该先把我们之间的问题处理干净,十年时间……”


       唐晶笑了,她第一次觉得话锋犀利如他,竟然也会有绕来绕去的时候。


       “你每次都说我的十年也是你的十年。你说我们都有问题,我的问题是十年来一直存在的不安全感,和对你同薇薇安之间的不信任。那你的问题是什么?你有找过么?我们从未找到过方法去解决问题。女人的不安全无非是男人的不够爱,可你从不承认。你说不谈未来,现在我明白,我不是你要谈的未来。你说过,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你教我的是方法,给她的是食物。你不过是自己打了一个嘴巴,甘苦自知。”


       “唐晶,你永远都是那个唯一的唐晶,是在工作上,在我心里,不可以被诋毁亵渎的那个人。我还是那句话,以后你遇到任何问题,任何需要,无论你在哪里,你想聊天,想发呆,一个电话……”


       “这次要再加个北极么?”


       “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贺涵开始觉得难受了,心在隐隐绞痛。是的,他打了自己一个嘴巴,又响又狠。他以为她会骂他,痛痛快快,就像杀人不过头点地,他认。可这样平静的她,是用十年的依托在他心上慢慢的磨。这把刀是他给她的,曾经在流年似水中披荆斩棘,如今也将会在似水流年中逐渐钝去。


       “把手机给我。”


       唐晶靠上桌沿,朝他伸出手。他交出手机,看着她点开通讯录,不带一点犹豫地删去唐晶的名字。点开微信,同样将唐晶删除。


       她在他的目瞪口呆中还回手机:“请你回去后将她的手机重复这两个步骤。不好意思,我拒绝被你们关注,拒绝存在于你们生活的任何一个角落。与其永远不会点开,不如彻彻底底地消失,大家都不要留一丝麻烦,省的爱的人若有所待,旁的人疑神疑鬼。我也不想和前闺蜜的现男友、自己的前男友有任何藕断丝连,不清不楚。”


       “一定要这样绝么?她…她不想这样的…她…”


       话出口,贺涵就知道自己说错话了。她不想,那就是一直是自己在想。一个口口声声说所有的问题都是两个人的问题的人,这无疑又是一巴掌。


       果然,唐晶的眼神深了深,那一瞬间在她眼里迸发出的嘲讽、可笑、哀叹、怜悯砸得他直往冰窟窿里坠。


       唐晶说:“我不会接受她的道歉,永远都不会。如果再来一次,我会告诫自己在大学的时候再不要交一个掏心掏肺的闺蜜。因为如你所言,走到今天,一定也不是她一个人的问题,还有我的问题。我管不了她,总能管好我自己,对吧。”


       贺涵无言。


       唐晶继续道:“而对于你,十年来,我们之间经历过的,和有过的感情总不都是一个人臆想出来的。所谓恋爱,参加了,就算是一段有意义的关系,即使没有好的结局。我不会否认爱上你的那一刻,和爱着你的这一段。”


       她停了下来,贺涵看着她动了动嘴,仍然无言。还能说什么,说我也是,或者说我不是了。每一句对她都是残忍的,每一句对他来说又何尝不是可笑。怎么就把一个意气风发的行业精英活成了一个背信弃义,不负责任的混蛋呢?


       他们都把目光投向了夜空,许是只有那样才不至于尴尬,才能问问自己,有多久没有好好和自己说说话,听听自己到底在追求的是什么?


       还是唐晶先接道:“既然参加了,虽然结局不好,也该有个总结。人生没有白走的路么!”她从手上褪下那只套着的可乐环,挥了挥:“小时候就有拉环开奖的活动,多少年了,还是一样的营销手段。从来就没有拉到过巨额奖金,最大的奖也就是再换一瓶。这么多年,我的运气也一直没有变,还是这样。这四个字也送给你吧。”


       她站起身,扬起手中的拉环,往下落,掉入他的红酒杯里。


       “十年,谢谢参与。”


       拉环与红酒杯相撞的叮声,像门铃的起音。不响,却刺。直扎入贺涵的心窝子里,溅起的红酒重又转入杯中,是一滴水融入一摊水后的无声无迹,却成了他心里永远无法平静的漩涡。


       唐晶的转身离开干脆利落,没有道一声再见,也没有给贺涵道再见的机会。她的红裙扬起,生生拉红了贺涵的眼眶。而除了她自己,谁又会知道昨晚一宿的哭泣。


       十年你我,谢谢参与。今后长路漫漫,各自天涯。




       多少浅浅淡淡的转身,是旁人看不懂的情深。这一步,敬参与过的自己,一个无愧于心,认真用力爱过的自己。


                                       ------唐晶



评论

热度(275)